• 一闪一闪的微弱的光

    桌边的台灯终于在一声微不可闻的嘶吼后彻底报废

    走出自习室的瞬间

    冷空气从每一道缝隙鱼贯而入

    打不着的火受不住的温度

    零下的风吹得情绪恼羞成怒

    口中呼出一团团白雾

    物理无能

    我深信这是思念离体

    缩着脖子弯腰低头

    路边关门商店的...

  • Dec 12, 2009

    睡觉 - [ash of innocence]

    大半年了都觉得睡觉是很无聊的事

    挺没意思的

    一直都不能安分老师的在林晨前睡着

    我又是不怎么会做梦的人

    睡着了感觉就黑压压的一片

    时间就这么过了

    最烂的挥霍

  • Nov 27, 2009

    要安分 - [ash of innocence]

    早就过了晚上十点

    惊恐地在空无一人的商场里奔跑

    偌大的走廊只有我一个人是转晕了的苍蝇

    最后一刻赶在关门之前飞驰而出

    我以为我是一个亡命之徒已经终结了故事的旅程

    没想到只是一场逃亡的起点

    那种莫名的恐慌就这样跟了我一路

    地铁上人流里每个人人都离我越来越远

    真切的感受到害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