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18, 2009

    before da cet 4 - [ash of innocence]

    一闪一闪的微弱的光

    桌边的台灯终于在一声微不可闻的嘶吼后彻底报废

    走出自习室的瞬间

    冷空气从每一道缝隙鱼贯而入

    打不着的火守不住的温度

    零下的风吹得情绪恼羞成怒

    口中呼出一团团白雾

    物理无能

    我深信这是思念离体

    缩着脖子弯腰低头

    路边关门商店的橱窗里反射着的身影

    像是一个一无所获的落魄小偷

    没偷到金珠玉器却早早丢了青春

    路边的三轮摩托放着上个世纪90年代的老歌

    嚣张的从身边呼啸而过

    可笑又可怜的颠簸消逝

    像是十七八岁的天真

    天桥下川流不息的车对我叫嚣着

    提醒我这是个节奏很快竞争激烈的城市

    高高在上的路灯把影子拉得很长很细

    好像一折就会断掉那么不堪一击

    慢了好几拍终于觉得留恋

    回头的时候已经被嘈杂的光景淹没

    抬头才发现今晚的北京天空出奇的透明

    远远可以看到闪烁着的叫不出名字的星座

    为什么会对遥不可及的东西感到亲切

    却对身边的那些如此陌生

    昨天半夜凡凡在电话里开玩笑说

    都快过了四分之一的人生了

    突然觉得时间是如此可怕

    还未必能活到八十

    也许人生的三分之一都已经远去了

    却那么贫穷

    贫穷得让人摸不找一丝勇气

     

     

    分享到: